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激情小说 > 古典武侠 > 正文

圣欲

作者:admin人气:1527来源:


「为什么?我根本不认识你,你究竟为什么要杀我?」恐惧中带着愤怒的嘶
叫。

  「脱离不了肉体,完全被欲望控制,你已沦为撒但的奴隶。我奉主耶稣基督
之命来惩罚你这罪人。」伸出手指向那人。

  「啊……」惨叫声响彻这个阴暗的空间,双手不停抓遍全身,仿佛身体里有
无数蛊虫啃噬着内脏。面部扭曲,抽搐,痛苦之状绝非常人可以想象。

  不一会儿,万籁俱寂。空间中只有一具尸身——和地面上发出暗暗红光的十
字架图案。

     ***    ***    ***    ***

  「啊……啊啊……」感受到肉棒更加猛烈的冲刺,苏水忍不住叫了起来。

  「怎么样?舒不舒服?」男人总爱问女人舒不舒服,田泷也不能免俗。

  「啊……我……我……啊!」才刚开始苏水就已经难以抵挡田泷的攻势。玉
蛤紧紧包裹着田泷之枪,那摩擦与撞击之感竟如此美妙。

  田泷已得到想要的答案,于是更伸出手来摩挲苏水的玉乳。手上传来肌肤细
腻的触感,柔软而不失弹性的雪峰令他欲罢不能。想平日苏水傲慢异常,对自己
这上司竟也态度冰冷。只因她容貌出众,身材更是火热,才让人忍不住对她想入
非非。几次想把她潜规则了,都被其坚决抵抗,甚至伤了自己。实在是非常之棘
手。哪成想今日不知怎么回事,苏水像变了一个人似的,竟然主动投怀送抱,简
直是诱惑犯罪。

  蛤口里流出蜜来,下坠,拉出长长的银丝,在办公室灯光照耀下发出点点亮
光来,显得极其淫靡。花蜜点缀花房,令彼此的感觉更加强烈。「噢——」田泷
也情不自禁地发出沉闷的雄性声音,手上动作并不减缓。揉捏,挤压,扭曲,变
形,乳房似乎是被无情地蹂躏,但其主人却好像无比享受。乳房回复应有的半球
形,其顶上的葡萄却被逮个正着。两颗淡红色的果肉在男人手指作用下膨大,变
硬。这手指的主人却把身下的胴体翻了过来。

  「啊,啊!」旋转使交合处体验到难得的新鲜感觉。此时两人四目相对,男
人手指的指挥权由触觉交给了视觉。田泷清楚地看到玉峰在自己手指下的变化,
手上力度也更加重几分。

  「啊……不要……不……」苏水兴奋地叫着。但田泷的动作并没因为这句话
而减慢,反而越发迅猛。苏水也在迎合着田泷的动作,不停摆动玉臀。「快……
再快点……我快……受不了了……」

  田泷突然将苏水抱起,让她伏在自己身上。抱着这火热身材的女人,田泷更
加干劲十足。抽插的速率不减反增,苏水更是淫声不绝。

  「哦……不要……要死了……快……快停……嗯——」声带似乎不受自己的
控制。

  感受胸前一对玉峰的磨动,田泷更加抱紧这滑腻玉峰主人。

  抽送的啪啪声不绝入耳,时而快如惊鸟,时而缓如徐风。淫乱之情实难以尽
述。

  「哦……哦……快……快停啊……啊啊……」

  尽管苏水这样叫,枪却告诉田泷玉蛤更加紧致。将苏水再次放到办公桌上,
田泷有力地刺弄花房。

  「真……真的……不行了……要……啊……停下……」

  看到她雪白玉腿根处的颤抖,田泷知道她快要到高潮了。一手托起她臀部,
一手蘸起淫液抚弄蛤嘴角处的肉蒂,腰部更加挺近。

  「哦……不……不要……啊啊啊……受不了了!我……我要……」苏水终于
承受不住田泷的攻势,手向后抓,却不想只碰到平整的办公桌,什么也抓不到。

  「啊……」苏水腰肢极力挺起,手指紧紧握起,表情僵住。

  一股滚烫的阴精打在枪头之上,田泷突然感觉精关将开,赶忙停住了动作。
差点也跟着丢盔弃甲。

  高潮的余韵过后,苏水睁开眼睛,猛地坐了起来。

  田泷刚将生理的冲动压下去,却发现苏水与他只隔一扶,不由一惊。

  「来,躺下,现在这里是我的战场。」苏水竟命令自己的上司。

  「你刚丢了一次,怎么?还有力气?」田泷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竟将我都成平庸女子看待吗?今天让你知道我真正的实力!」不由分说,
苏水将田泷扑倒在地。

  女性主宰战场时一般都是采用这种观音坐莲的体位。田泷看着苏水一上一下
的动作,竟像精力充沛一般,不由得在心里感叹道:「果奇女子也!」

  苏水俯下身来,与田泷亲吻,下体动作却未停下。舌头互相伸入对方口中,
激烈地蠕动,仿佛要成为对方口中之物一样。甘美的津液在其间流动,仿若有何
等魔力一般,使得两人拼命吮吸。吮吸声不时入耳,交媾声若有若无。

  苏水将唇慢慢下移,来到乳头之处。她亲吻,吮吸,轻咬,舔舐。用手抚弄
另一只乳头。「噢——」田泷在上下同时刺激下竟忍不住发出愉悦的音符。

  「还没到关键时刻呢!」苏水说着随即直起身子,前后扭动胴体。

  「呃——呃——」由于身枪被阴精包围,这种摩擦使田泷再一次吐出悦声。

  苏水时而前后扭动,时而左右摆动,时而上下耸动。

  「现在才是关键!」苏水将右手放到身后。

  「哦,不,不要爆我菊花啊!」田泷发觉苏水的手在向自己后庭花前进。

  「噗——」苏水不觉好笑:「你不要这么搞笑好不好!更何况我可不喜欢摘
后庭花。」

  「那你这是——」还未说出下面的话,突然田泷全身像过电一般,不自觉发
音,「呃……」

  「啊……啊……」原来,苏水紧按他会阴穴,令他感受加倍,并且身枪也会
变粗加硬,令苏水也忍不住吟出诱人的旋律。

  「噢——噢——好厉害啊,水儿,嗯——」田泷也加入了演奏者的行列。

  「啊啊……好……好舒服啊……啊啊啊……不……不要……」苏水近乎梦呓
般的演奏让田泷更加兴奋。

  苏水又加快了耸动的速度,加大右手的力度。嘴里不停地叫着:「啊……啊
啊……哦哦……不要……哦哦……快……我……」

  枪身传来的快感越来越强烈,田泷也忍不住上下耸动枪体。

  「受不了了……快……快要……要……丢了……」

  「我也——要——去了——噢——」

  「啊……哈……」苏水不由得前倾,手撑在田泷身上,全身颤抖。花蕊又喷
出浓热的阴精,喷涌在身枪之上。

  「呃——噢——」田泷也到了喷薄之时,又被苏水阴精所洗礼,登时激射而
出。又引得苏水一阵亢奋之吟。

  田泷又抽送了几十次便完全由使枪之人变为带鞭之徒。苏水则坐直身子,精
力旺盛的模样。

  「苏水,怎么看起来做爱对你没有影响的样子?」

  「做爱真的对我没有影响么?」

  「啊,不,平常的女子丢了之后应该比较疲惫无力,怎么你越发精神呢?」

  「跟你说了不要把我当成平庸的女子看了啊。其实——」

  「远离你的,必要死亡;凡离弃你行邪淫的,你都灭绝了。」一人说道。不
知何时办公室的门被打开。

  「你是谁?竟敢擅闯主管办公室!」田泷已经将门紧锁,他是怎么打开办公
室门的?

  「你们叫我十字徒。」此人面无表情地说道。

  「什——」恐惧使得田泷没能说出「么」字。

  「奉主之名,你仆人我今必惩处邪淫。」十字徒向前一步。

  苏水站立起来,迅速穿上衣服,并把软弱无力的田泷拉了起来。

  「哼!这个时候你居然还有心情把时间浪费在穿衣服上面!」田泷怀疑苏水
有没有认清当前形势。

  苏水并没理会他的不屑,反而命令道:「你快去拦住他!」

  「什么?你竟敢——」田泷想不到苏水竟仍敢指使自己,改口道:「我以上
司的身份命令你,给我挡住这家伙!」

  「你还想不想跟我做!想就快拦住他!」

  「命都没了还做个屁!」田泷在生死关口并不含糊。

  「去你妈的!」苏水一脚踹在田泷屁股上,然后转身向里冲去。

  「我日你妈!」扑向十字徒的田泷口中骂道,想刹住脚步,奈何苏水用力太
大。

  田泷离十字徒尚有一步之遥,此时十字徒伸出手掌在对着他。

  「啊——」田泷惨叫之声。

  苏水已来到墙边,转身看时,只见田泷全身燃起了彩色的火焰。

  「感谢主赐我消灭邪淫的权柄,」一具漆黑的躯体倒下,「阿门。」

  田泷仰面而倒。苏水看到他除了性器外,全身被烧成了木炭。心道:竟然死
得这么奇怪,果然不愧为十字徒。

  跨过田泷的身体,十字徒向苏水走来。

  「能告诉我你究竟为什么这么做吗?」苏水倚墙而站,双手紧握。

  「因为主派遣我来惩治罪恶。」十字徒步伐未见改变。

  「我们有什么罪?啊!」

  「邪淫。」

  「邪淫?笑话!我们只是做自己想做的,何罪之有!」

  「因为你摆脱不了肉体,陷入属肉体的私欲中无法自拔。我们要追求圣灵,
钉死肉体。」

  「钉死肉体?那你怎么还拥有血肉之躯?」

  「这是属灵的说法,你这重罪之人怎么能理解。」十字徒来到苏水面前,抬
起手来,「现在,奉主之——」

  未等他说完,苏水竟伸出双手扑向他来。原来,苏水跑向墙来是为了将随身
携带的变压器通电,输出端两极分别握于两手内,线路隐藏于衣物之下。所以她
在知道来者是十字徒时赶紧穿上了衣服。手上也戴上了特制的高分子透明绝缘手
套。

  「主?主能救你命吗?现在这里有8000V的电,我倒要看看耶稣怎么救
你,哈哈哈哈」电极已经按在他两胸之上,胜券在握。她愤怒地吼道:「随便夺
取他人生命,与畜生有何分别!连耶稣也不会饶恕你这恶魔!」

  「沉溺于肉体的享受,跟随世界的脚步,」

  「什么?」苏水看到电弧在他胸前舞动,仿若顽耍的孩子不肯回家一般,闪
耀的电弧不肯进入十字徒体内。

  「你已是属世界的。世人为何不肯远离罪恶的世界?」十字徒仍毫无表情。

  「跟随世界的脚步不是很正常吗?难道你不属世界?你能背离世界吗?」苏
水怀疑十字徒在公司内部有同党。高分子绝缘产品是公司刚研发出的,目前还只
有测试版,尚不达到公开销售的程度。苏水手上就是其中的样品。

  「惟有死鱼,顺流而下。」十字徒抬起的手搭在了苏水肩上。

  「感谢主赐我消灭邪恶的权柄,阿门。」办公室的门被关上。

  门内的苏水若不是睁着眼睛,任谁看到都会觉得她只是睡着了,赤裸地睡着
了,衣服被脱在旁边。